情味于⼈最浓处,梦回犹觉鬓边⾹

发布日期:2022-06-11 浏览次数:153


闻 香 识 爱

■ 张兆昌


海棠花开了,幼嫩的无花果在一旁默默地张望,倒春寒似乎离开了这里。

樊蔼妍带着女儿爱爱,扫码进了小区。小区里静悄悄的,没有人走动,看不到孩子们打闹。也没有汽车、电瓶车的出出进进。静极了,静得连风声都能听到!

樊蔼妍在一栋老旧的楼下停住脚步,她的手娴熟地伸进铁栅栏内,院门开了。她手里提着一盆茉莉花,花团锦簇、含苞欲放,偶然间散发出丝丝清香。满枝的花苞,让人感觉似乎轻轻一碰,便会绽开。

一、面香


樊蔼妍进了院子,屋门开着,一股香味从屋子里溢出。好香!煮手擀面条的香味,童年的味道!

“噢,乖回来啦,也不打个招呼。”艾梧声迎了出来。

“母亲节,想奶奶了!”爱爱说。

“妈,中饭怎么吃稀的?”樊蔼妍把那盆茉莉花放在门旁。

“还是小时候吃的东西最香。一个月不见,爱爱长高啦!哦,这茉莉桩子漂亮!要是一束鲜花,差不多一个星期就焉了。这花年年都可以开。好,好!”艾梧声看着那盆茉莉花,眼里溢出喜悦。

香喷喷的手擀面端上了桌,一件往事浮现在眼前。

四十年前,那个星期天的中午,樊蔼妍放学回家。刚进院子,就闻到妈妈煮擀面的香味,她的口水在嘴里打转。这时,隔壁的瘸阿姨进了院子,不知道她从哪弄来几个鼠崽,说我家的老猫在喂奶,给母猫添加营养。说着,把几个鼠崽放进了猫窝。

“进来,手擀面好了,吃一碗吧?”艾梧声见了,招呼着。

这一客气,瘸阿姨可就运气了。她端起碗,稀里呼啦地吃了起来。

一碗下肚了,瘸阿姨吮着筷子,发出清脆的响声,连连称赞好吃。

“好吃,就再来一碗。”艾梧声不象是客气话。

“好吧,免得回家再吃。”瘸阿姨面带讥笑,樊蔼妍满心不是滋味。

瘸阿姨饭量就是大,一个人吃了两个人的饭,摇摇晃晃地走了。

这时,迎面走来邻居小王。她舒放地打了个饱嗝,嗝声响亮。

“阿姨你吃过饭啦?”小王客套。

“吃啦,连晚饭都吃啦?唉,胀死我了。”瘸阿姨又一个饱嗝。

“谁请的客?”小王疑惑的面孔。

“在艾孬子家吃的,这艾孬子,孬透顶了。这样的人,不吃她,吃谁?”瘸阿姨摇晃地走了。

这一席话,让蹲在院子猫窝边的樊蔼妍听见了。见艾梧声出来,就生气地告诉了她。

艾梧声没有啃声,蹲下身子,扒拉着猫仔。奇怪?鼠崽和猫仔一起在吃奶!

樊蔼妍还在生气,艾梧声说:“给了别人,就随便人家怎么议论吧。埋怨,不是我们家的风格。你看,猫都让老鼠吃自己的奶,再计较什么,就连畜生都不如了!”

这时,上课铃响了。樊蔼妍揉了揉肚子,背起书包出了门。

二、书香


四十年过去了,每想起那件事,樊蔼妍总就觉得,爱不能泛滥。那饿着肚子上学的感觉,偶尔袭在心头。

那样的事,后来常有发生。尽管如此,樊蔼妍在学习上,没有让妈妈失望。她的学习成绩,一直在整个年级遥遥领先。

初中毕业时,家里发生过一件不愉快的事。

艾梧声和樊复潮结婚那年,公公去世。临终前,他嘱托樊复潮:要照应好二岁的弟弟樊复淘。樊复潮不负父望,待弟如子。平时,家里只要有好吃的,樊复淘总是摆在第一位。

一次,是端午节,樊复潮买了一只鸭。烧好后,他把一只鸭腿夹给了樊复淘。过了一会,艾梧声也夹起了一只鸭腿,樊蔼妍满以为是给自己的。可是,从她眼前过了一下,却落在樊复淘的碗里。樊蔼妍把筷子一放,去里屋了。艾梧声跟了过去,说:“你,好歹有父母陪伴着。小叔他,早就没有父母了,很可怜。”艾梧声说着,泪水在眼里打转。

叔侄俩上学在一个班,学习互相勉励。那些日子里,樊复潮在城里做合同工,平时,很少回家。艾梧声是个民办教师,身体不太好,家里的重活还要她扛着。眼下,叔侄俩要是继续读高中,经济上,精力上,都负担不起。最后,艾梧声决定:女儿回家,樊复淘继续读书。

樊复淘考上了中专,樊蔼妍心里很不是滋味。

开学那一天,樊复淘从学校回家,把新书放在书桌上。樊蔼妍拿起一本,放在鼻子边闻了又闻,她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感叹:好香啊!

过了一会,她来到艾梧声的身旁,问:“妈,小叔和我,如果要是死去一个,你选择谁?”

“傻丫头,谁都不能死。”艾梧声诧异。

“我是说,如果?”樊蔼妍笑着。

“那,只好留你小叔,因为你爸向你爷爷作过承诺。一诺千金啊!”樊蔼妍听罢,转身走开,艾梧声怅然若失。

樊复淘工作后,樊蔼妍没有见到小叔给哥嫂买过什么东西,也没有给自己买过吃的。他结婚后,更是见不到人影。

樊蔼妍时常在想:爷爷的嘱托,长嫂长母,女儿和小叔子的利益,到底谁重谁轻?母爱有没有边界?

三、花香


樊复淘上中专不久,一天,樊复潮从城里买了件漂亮的上衣,亲手给艾梧声穿上。

“转过身,再转。嗯,挺合身的,丫头看看。”艾梧声笑得合不拢嘴,樊蔼妍第一次见爸爸那样的举动,心里甜甜的。

艾梧声教课的那所小学,在村子里,而且就在她家的隔壁。

穿上新衣的第二天,艾梧声美滋滋的刚出门,迎面撞上学校的靳老师。靳老师说要去城里相亲,想借艾梧声的新衣服穿一下。艾梧声二话没说,当场脱下衣服,递给靳老师,还祝她心想事成。后来,喜事还真的成了!

消息传出后,人们把这件衣服说神了。村子里有相亲的,都来借这件衣服,艾梧声照借不误。为了不把衣服弄旧,那件衣服,她干脆不穿了。留着,专门借给人。

一天,学校里传来好消息,民师可以转正了,第一批转正名单就有艾梧声。没隔几天,有人举报,说艾梧声长相丑陋,又是螺旋腿,有损于人民教师的形象,不适合转正。举报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位借衣服的靳老师。学校知道,限于名额,艾梧声不上报,后面的靳老师就大有希望了。

艾梧声知道后,主动申请放弃这次转正机会。理由是自己身体不太好,治好病,下次再说。

“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要是让出去,以后的政策还不知道有没有变化,咋就这么糊涂?”家里人都在埋怨艾梧声。她却说:靳老师正在闹离婚。丈夫嫌弃她没有正式工作。靳老师转正了,说不定她的婚姻可以保住。

一天,阔别已久的樊复淘来了。艾梧声非常高兴,宰鸡杀鱼,忙活了一桌好吃的。席间,樊复淘趁着酒兴问:“这几间房子是祖上留下的,嫂子,有没有什么打算?……”

“那几间草房早就倒啦!这瓦房是我们盖的。”樊蔼妍忍不住了。

“不错,是翻盖的。不过,不是凭空而来,是在祖遗宅基上盖的。”樊复淘说。

“兄弟,你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听你的。”艾梧声若无其事的样子。

“嫂子,不是听我的,现在是听你的。”樊复淘说。

“好吧,你和哥商量一下,给我个结果,就行了。”艾梧声很爽快。

“别人都欺负你了,还这样。为什么?爱,不带点锋芒!”事后,樊蔼妍说。

“做人,得做个别人都喜欢的人。”艾梧声说。

“你让别人都喜欢,谁又喜欢你了!?……”樊蔼妍愤愤不平。

这时,家门口的那株茉莉花,正在开放,香气扑鼻。艾梧声默默地说:花,这么香,她需要我们回馈什么呢?

四、体香


好人多磨。

一次,樊复潮把个女同事带回家,说是出差路过。艾梧声给她做了很多好吃的。樊蔼妍觉得那人和爸爸的关系有点不正常,就告诉了妈妈。艾梧声瞪了她一眼说:“大人的事,小孩别多嘴。”樊蔼妍说:“要有底线,什么东西都可以分享,感情是不能分享的。”艾梧声却没有当回事。

樊复潮很长时间没有回家了,传言,他在外面有了个相好的。

这天,樊复潮突然回家。樊蔼妍万万没有想到,是找艾梧声离婚来了!而且理由是那么荒唐:艾梧声长相太丑。

“太丑,当初,你的眼睛干什么去了!?”樊蔼妍冲到爸爸的面前,质问。

“不瞒你说,认识你妈时,她身上散发出一种特别的香味,一下子把我怔住了。结果,鼻子当了家。现在,那种香味怎么也闻不到,眼睛当家了……”

“孩子,强扭的瓜不甜,离。”樊蔼妍还要理论,艾梧声拦住了女儿。

艾梧声和樊复潮分手了。

“您,怎么这样便宜了他?”樊蔼妍不解。

“月亮也有缺的时候,人生,哪有那么圆满?拥有一段真爱,足够了。”艾梧声深深叹了口气说。

艾梧声离婚后,转正,退休,跟着樊蔼妍来到城里打工。樊蔼妍在想:妈妈是因为自己变丑。一块又一块的妊娠斑,是生育自己造成的。满脸是褶子,是操劳这个家留下的。她有一个念头:做不到让每个人都喜欢,但是,可以做到,让妈妈喜欢!

不久,母女俩用汗水换来了一套住房。两人其乐融融地生活了一年多,樊蔼妍有了对象,结婚生子,也有了自己的家。她,时常回来看妈妈。

艾梧声住的那栋楼旁,有几棵奇怪的花。这花看起来张牙舞爪,茎杆特别丑。花朵虽然是鹅黄色,花型实在不好看。奇怪的是,花的香气浓郁。凑近了闻,香味浓烈到让人晕厥。

听说,这花学名叫结香,有的地方又叫它黄瑞香。开花的时候没有叶子,花谢了以后,才能长出叶子。叶子两两相望,小区的人说,这种花是喜花,恋人用枝条打结,可以喜结连理,百年好合。是一种寓意很好,香味好闻的花。每年春天盛开,整个小区都是它的香味。春风一刮,香气飘入家家户户,令人心旷神怡。

樊蔼妍每次来看妈妈,都要在结香花前停留一会儿,浮想联翩。

五、闻香


疫情,让母女俩一个多月没有见面。

艾梧声的小区上午刚解封,樊蔼妍领着女儿,带了些妈妈喜欢吃的东西,还专门买了一盆妈妈最喜欢的茉莉花,来看妈妈。

樊蔼妍吃着妈妈做的擀面条,感到非常可口,非常亲切。

“妈,您的爱,没有锋芒,没有边界,没有底线。我一直搞不明白,您那样地爱别人,有谁这样地爱您?”樊蔼妍放下碗,突然问。

“有啊!”艾梧声不假思索地答。

“谁?”樊蔼妍疑问。

“你啊!还有爱爱。”艾梧声搂着爱爱,在笑。

“瞧这孩子,小时候长得挺好看的。大了,怎么变丑了?”樊蔼妍不经意地说。

“妈,你不觉得,我越来越象你的妈?”爱爱说。

屋子里静了下来,隐隐约约飘过一阵香味。暗香浮动,香气扑鼻,芳香四射。微风拂来,那迷人的清香弥漫开来,香气满屋。

啊!那盆茉莉花,开啦!清秀、幽静、含蓄,香气满院。

“情味于⼈最浓处,梦回犹觉鬓边⾹。”南宋诗人许棐《茉莉》的诗句,随之飘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