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系辞下》“垂衣裳而天下治”发覆

发布日期:2023-07-27 浏览次数:263

《周易·系辞下》垂衣裳而天下治发覆

作者简介:

廖名春,曲阜师范大学孔子文化研究院教授。

摘要:

《周易·系辞下传》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盖取诸乾、坤说影响极大。历来注家多以郑玄、虞翻、韩康伯注为据,以垂衣裳为创制衣裳,盖取诸乾、坤为以衣裳辨贵贱”,实属谬种流传。无论从文献记载还是逻辑分析来看,王充的“‘垂衣裳者,垂拱无为也说、张载的君逸臣劳说、郭雍的法乾坤易简说才是正确的解释。

关键词:《周易·系辞传》;垂衣裳;无为;易简


 

《周易·系辞下传》垂衣裳而天下治说非常著名,但各家解说颇有不同,很有探讨的必要。

现存对此句的注解以东汉郑玄最早,其注垂衣裳始去羽毛1】。这是说黄帝、尧、舜发明了衣裳”,从此人民开始去掉羽毛”,不再穿鸟羽兽皮了。察其意,是以为创制。

三国时期的易学大家虞翻也说:乾为治,在上为衣,坤下为裳。乾坤,万物之缊,故以象衣裳。乾为明君,坤为顺臣,百官以治,万民以察,故天下治,盖取诸此也。2】其以乾、坤上下取象为说,解释了衣裳之义,但为何意?盖阙如也。

东晋韩康伯《周易·系辞下传》注:垂衣裳以辨贵贱,乾尊坤卑之义也。3】这是说黄帝发明了以上衣下裳为代表的礼仪文明,用来分辨社会各色人等的高低贵贱,取法的是《周易》乾尊坤卑的道理。韩注在虞翻注的基础上有所发挥,将垂衣裳与贵贱之礼联系起来了。虽然他没有点明,但可以看出来他以为制作。

九家易:黄帝以上,羽皮革木以御寒暑。至乎黄帝始制衣裳,垂示天下。衣取象乾,居上覆物。裳取象坤,在下含物也。4】此间有两义:一是作,二是垂示

唐人孔颖达疏:“‘垂衣裳者,以前衣皮,其制短小,今衣丝麻布帛,所作衣裳,其制长大,故云垂衣裳也。取诸乾坤者,衣裳辨贵贱,乾坤则上下殊体,故云取诸乾坤也。5】其释字以垂长为义,以垂衣裳为制作长大的衣裳,在九家易的基础上又有了发展。

字在九家易、孔颖达说中一名而含制作垂示垂长二义,从语言学的角度来说,这种含糊敷衍的解释肯定是不行的。义为垂示”“垂长”,就不能为制作。更何况在历来权威的字典、辞书里,字就没有过制作义。

不过,以说在郑玄以前就存在了。《庄子·天地》:“垂衣裳,设采色,动容貌,以媚一世,而不自谓道谀。”“对举,可知义。《风俗通义·五帝》:“黄帝始制冠冕,垂衣裳,上栋下宇,以避风雨,礼文法度,兴事创业。6】王逸《机赋》:“爰制布帛,始垂衣裳。7】武梁祠西壁黄帝画像题榜:黄帝多所改作,造兵井田,垂衣裳,立宫宅。8】以上垂衣裳制冠冕”“制布帛”“立宫宅相对,显然是制作义。由此可知,郑玄与九家易的垂制说渊源有自。

因此,今人多取垂制说。如黄寿祺、张善文《周易译注》说:由于’‘为上、下之象,古代服制上衣下裳,故文中推测黄帝、尧、舜取此两卦的象征以制造衣裳”“垂衣裳而天下治:指黄帝以后,制衣裳为服饰而天下大治。9】南怀瑾、徐芹庭的译文作:制作衣裳垂示于人而治(无为而成),大概是取象于乾坤两卦的现象。10】他们或是以”,或是企图糅合制作和垂长两义。

高亨先生是著名的语言文字大家,他知道不能训为”,只好别出心裁,云:垂当借为缀。缀,缝也……‘缀衣裳谓缝制衣裳也。垂、缀乃一声之转。11】说来说去,还是

于是,人们就认定黄帝为中华服饰创制之祖,也就是服装的发明者,以垂衣裳为服装设计制作的典故。比如北京服装学院201310月就推出了垂衣裳——敦煌服饰艺术展12】。

不过,黄帝与尧、舜并非同时代之人,创制衣裳既归之于黄帝,就不能归之于尧、舜,黄帝、尧、舜不可能都创制衣裳,可见以为创制明显存在悖论。因此,就连信古如柳诒征(1879-1956)者也不免感到疑惑:《易·系辞》称黄帝、尧、舜之德,首举垂衣裳而天下治’,其义至可疑。治天下之法多矣,何以首举垂衣裳乎?”13

其实,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盖取诸乾、坤的本义并非如此,前人早已参透。

张载《横渠易说》卷三:君逸臣劳。上古无君臣尊卑劳逸之别,故制以礼。垂衣裳而天下治,必是前世未得如此,其文章礼乐简易朴略。14】其说虽留有一个制以礼的尾巴,但指出垂衣裳而天下治讲的是君逸臣劳的道理、取诸乾坤是得之于乾、坤二卦的简易朴略”,非常有见。

其后郭雍也说:垂衣裳而天下治,谓无为而治也。能无为而治者,无他焉,法乾坤易简而已。15】他直接指出垂衣裳而天下治无为而治思想取法于乾、坤两卦的易简之理。

南宋易祓《周易总义》卷十九亦云:不知垂衣裳而治者,法乾坤之简易……高拱无为而操其成功,黄帝、尧、舜氏以之。16

宋人的这些解释,持之有据,言之成理,能得到早期文献的有力支持。

南唐徐锴《说文系传》卷三十三: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孔子曰恭已正南面而已’,故君象南面垂衣之形也。17】其引孔子曰见今《论语·卫灵公》篇:子曰:无为而治者,其舜也与?夫何为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何晏注:言任官得其人,故无为而治。18】可见垂衣裳垂衣”,恭己同义,是形容无为而治的。【19

《荀子·王霸》篇的记载对我们理解垂衣裳的含义很有帮助:故君人者,立隆政本朝而当,所使要百事者诚仁人也,则身佚而国治,功大而名美,上可以王,下可以霸……既能当一人,则身有何劳而为?垂衣裳而天下定。20垂衣裳就是身佚”“身有何劳而为

《荀子·王霸》又说:若是,则一天下,名配尧、禹之主者,守至约而详,事至佚而功。垂衣裳,不下簟席之上,而海内之人莫不愿得以为帝王。夫是之谓至约,乐莫大焉。21事至佚而功,垂衣裳,不下簟席之上22,是讲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的。显然,不是制作,是有关至佚的。

《大戴礼记·主言》所载可以相互发明:曾子曰:敢问,不费不劳可以为明乎?’孔子愀然扬麋曰:!女以明主为劳乎?昔者舜左禹而右皋陶,不下席而天下治。’”23不下席与《荀子·王霸》垂衣裳,不下簟席之上义同,都是形容表现不费不劳”“至佚的。

《晏子春秋·内篇谏下第二》也载:仲尼闻之,喟然叹曰:‘……是以虽事惰君,能使垂衣裳,朝诸侯,不敢伐其功……’”24】这也是以垂衣裳来形容君惰”,也就是无为而治的。

《商君书·君臣》:“瞋目扼腕而语勇者得,垂衣裳而谈说者得,迟日旷久积劳私门者得。尊向三者,无功而皆可以得。25垂衣裳形容无功、不做事。

《新序·杂事第四》:“故王者劳于求人,佚于得贤。舜举众贤在位,垂衣裳,恭己无为,而天下治。汤文用伊、吕,成王用周、邵,而刑措不用,兵偃而不动,用众贤也。26垂衣裳恭己无为”,是形容的,所以说刑措不用,兵偃而不动

银雀山汉墓竹简《孙膑兵法·见威王》:“德不若五帝,而能不及三王,智不若周公,曰我将欲责仁义,式礼乐,垂衣裳,以禁争夺。27垂衣裳禁争夺义近,也是形容无为的。

马王堆帛书《昭力》:“上正()()衣常()以来远人,次正()()弓矢以伏()天下。28】这里的垂衣裳也应该是刑措不用,兵偃而不动的意思。

王充《论衡·自然》篇则直接点明:《易》曰: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垂衣裳者,垂拱无为也。29

垂衣裳”,可以省作垂衣垂裳。南朝陈徐陵《劝进元帝表》:“无为称于华舄,至治表于垂衣。30】唐高适《古歌行》:“天子垂衣方晏如。31】前蜀杜光庭《贺圣体渐痊愈表》:“伏惟皇帝陛下深仁御宇,至道垂裳,惠匝万区,恩周品物。”332

垂衣裳为什么能用以称颂帝王无为而治”?因为衣裳下垂,是形容安居席上、无所事事的悠闲样子。《荀子·王霸》垂衣裳,不下簟席之上说得很清楚。古人在家休息,席地而坐,所以不下簟席之上”,衣裳自然下垂。衣裳下垂,是闲居休息之状,故以此代表无为”“身佚

与以垂衣裳形容无为相同的还有拱手拱手本指两手相合以示敬意。《礼记·曲礼上》:“遭先生于道,趋而进,正立拱手。33】引申之,则指不做事,不亲理事务。《战国策·秦策一》:“大王拱手以须,天下遍随而伏,伯王之名可成也。《秦策四》:“齐之右壤可拱手而取也。34】汉贾谊《过秦论》:“于是秦人拱手而取西河之外。35】在此意义上,拱手垂衣同义,古人往往并称。唐高适《古歌行》:“天子垂衣方晏如,庙堂拱手无余议。苏轼《御试制科策》:“拱手垂裳,而天下向风,动容变色,而海内震恐。36

垂衣拱手甚至还可以省称为垂拱。《韩非子·初见秦》:“大王垂拱以须之,天下编随而服矣,霸王之名可成。而谋臣不为,引军而退,复与赵氏为和。又《守道》:“人主甘服于玉堂之中,而无瞋目切齿倾取之患;人臣垂拱于金城之内,而无扼捥聚唇嗟唶之祸。37】《战国策·齐策五》:“当时,秦王垂拱受西河之外,而不以德魏王。38】《大戴礼记·保傅》:“桓公垂拱无事而朝诸侯,鲍叔之力也。39】《汉书·董仲舒传》载汉武帝语云:盖闻虞舜之时,游于岩廊之上,垂拱无为而天下太平。周文王至于日昃不暇食,而宇内以治。夫帝王之道,岂不同条共贯与?何逸劳之殊也?”40】扬雄《法言·问道》:“奚为哉!在昔虞、夏,袭尧之爵,行尧之道,法度彰,礼乐著,垂拱而视天下民之阜也,无为也。绍桀之后,纂纣之余,法度废,礼乐亏,安坐而视天下民之死,无为乎?”41】所谓垂拱”,垂衣拱手,都是不做事、不亲理事务,也就是无为的意思。因此,唐吴兢《贞观政要·君道》鸣琴垂拱,不言而化戈直注:垂拱者,垂衣拱手,无为而治也。42

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为什么说盖取诸乾、坤”?郭雍说是法乾坤易简而已”,而非孔颖达所谓衣裳辨贵贱”,很有道理。

《系辞上传》云:乾以易知,坤以简能。易则易知,简则易从。易知则有亲,易从则有功。有亲则可久,有功则可大。可久则贤人之德,可大则贤人之业。易简而天下之理得矣。天下之理得而成位乎其中矣。《系辞下传》亦云:夫乾,确然示人易矣;夫坤,隤然示人简矣。”“夫乾,天下之至健也,德行恒易以知险;夫坤,天下之至顺也,德行恒简以知阻。这些都是说乾坤有简易之德。这应该是就乾、坤两卦的卦画而言。《周易》其他六十二卦都是有阴有阳、阴阳相杂的,唯独乾、坤两卦一为纯阳,一为纯阴。因此,相对其他六十二卦而言,乾、坤两卦的卦画可谓之简易,简易得不能再简易。

从乾、坤两卦卦爻辞的内容来说,其无为而治的思想尤其突出,也可谓之易简。乾卦卦辞乾,元,亨;利贞是说刚健之时,能做到仁义,就会亨通;能守静不争,就会吉利。其用词用九,现群龙无首,吉是说六爻全是九,实力最强盛之时,群龙都不争当首领,都能团结礼让,则非常吉利。提倡守静不争、群龙无首”,都是无为的表现,【43】与黄帝的垂衣裳而天下治精神相通。

坤卦卦辞()”“利牝马之贞”“安贞,吉”,六三爻辞含章,可贞。或从王事,无成,有终”,六四爻辞括囊”,上六爻辞龙战于野,其血玄黄”,用六利永贞”,也都有无为不争之意。【44

因此,无论从乾、坤两卦的卦画来看,还是从其卦爻辞的思想来看,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盖取诸乾坤”,都是有道理的。不过,考诸伏羲作易”,也就是著名的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45】。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说,这种说法也有问题。

今天我们一般认为《周易》的卦爻辞为周文王、周公父子所作。【46】文王之易非伏羲之易,伏羲之易是八卦而非六十四卦,更遑论六十四卦的卦爻辞了。就这一点而言,法乾坤易简而已”,就只能是法八卦乾、坤卦画的易简了。

但就《系辞下传》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一段整体而论【47,“观象制器涉及的离、益、噬嗑、涣、随、豫、小过、睽、大壮、大过、夬十一卦都是别卦而非经卦,可知盖取诸乾、坤乾、坤也当是别卦而非经卦。因此,法乾坤易简”,就当是别卦乾、坤卦画的易简。而在《系辞下传》这一段文字的作者看来,《易》卦爻画的精神与卦爻辞是一致的,这就是所谓的象辞相应说。就此而言,说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盖取诸乾、坤”,即有取于乾、坤两卦卦爻辞无为”“不争的精神,也不能说毫无道理。

由此可知,王充的“‘垂衣裳者,垂拱无为也说、张载的君逸臣劳说、郭雍的法乾坤易简说是正确的解释。历来的《周易》注家几乎都视而不见,还是以郑玄、虞翻、韩康伯注为据,以垂衣裳为创制衣裳、盖取诸乾、坤衣裳辨贵贱”,以致谬种流传,当是不思之过。


参考文献

1.[]李道平《周易集解纂疏》,北京:中华书局,1994年,第627页。

2.[]李道平《周易集解纂疏》,627页。

3.[]王弼、[]韩康伯注,[]孔颖达疏,[]陆德明音义《周易注疏》,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12年,第382页。

4.[]李道平《周易集解纂疏》,627页。

5.[]王弼、[]韩康伯注,[]孔颖达疏,[]陆德明音义《周易注疏》,382页。

6.[]应劭撰,王利器校注《风俗通义校注》,北京:中华书局,1981,10页。

7.赵逵夫主编《历代赋评注》,成都:巴蜀书社,2010,753页。

8.朱锡禄编著《武氏祠汉画像石》,济南:山东美术出版社,1986,108页。

9.黄寿祺、张善文《周易译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404页。

10.南怀瑾、徐芹庭《周易今注今译》,重庆:重庆出版社,2011,432页。

11.高亨《周易大传今注》,济南:齐鲁书社,2003,421页。

12.刘元风《垂衣裳——敦煌服饰艺术展》,载《艺术设计研究》2013年第4,30页。

13.柳诒征撰《中国文化史》上卷,上海:东方出版中心,1996,38页。

14.[]张载撰,章锡琛点校《张载集》,北京:中华书局,1978,212页。

15.[]郭雍《郭氏传家易说》卷八,清武英殿聚珍版丛书本。

16.[]易祓《周易总义》,长沙:岳麓书院,2011,223页下栏。

17.[南唐]徐锴《说文解字系传》,北京:中华书局,1987,306页下栏。

18.[]何晏集解,[]邢昺疏《论语注疏》,[]阮元校刻《十三经注疏》,北京:中华书局,2009,5467页下栏。

19.:“当读为”,两字皆以得声,通用当无问题。《汉书·高后纪赞》:“孝惠、高后之时,海内得离战国之苦,君臣俱欲无为,故惠帝拱己。颜师古注:“垂拱而治。可见拱己是形容无为,义同于垂拱”“拱手。详情容笔者另文讨论。

20.[]王先谦撰,沈啸寰、王星贤点校《荀子集解》,北京:中华书局,2016,263页。

21.[]王先谦撰,沈啸寰、王星贤点校《荀子集解》,250-251页。

22.:郭店楚简《成之闻之》简34:“君子簟席之上让而援幼,朝廷之位让而处贱。”“簟席朝廷相对,代指家庭。簟席之上即在家闲居。

23.[]王聘珍、王文锦点校《大戴礼记解诂》,北京:中华书局,1983,3页。

24.[]张纯一撰,梁运华点校《晏子春秋校注》,北京:中华书局,2017,60页。

25.蒋礼鸿《商君书锥旨》,北京:中华书局,1986,131页。

26.[]刘向编著,石光瑛校释,陈新整理《新序校释》,北京:中华书局,2001,473-474页。

27.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编《孙膑兵法》,北京:文物出版社,1975,37页。

28.廖名春《帛书〈昭力〉释文》,载廖名春《帛书〈周易〉论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399-400页。案:原释文的假借字此次都标出了本字。

29.黄晖《论衡校释》,北京:中华书局,2018,682页。

30.[]姚思廉《梁书》,北京:中华书局,1973,128-129页。

31.[]曹寅编《全唐诗》卷二百十三,清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32.[]董诰编《全唐文》卷九百三十,清嘉庆内府刻本。

33.[]郑玄注,[]孔颖达疏《礼记正义》,载阮元校刻《十三经注疏》,2680页上栏。

34.何建章注释《战国策注释》,北京:中华书局,1991,90242页。

35.[]司马迁《史记》,北京:中华书局,1959,279页。

36.[]苏轼撰,孔凡礼点校《苏轼文集》,北京:中华书局,1986,290页。

37.[]王先慎撰,钟哲点校《韩非子集解》,北京:中华书局,2003,9203页。

38.何建章注释《战国策注释》,423页。

39.[]王聘珍撰,王文锦点校《大戴礼记解诂》,65页。

40.[]班固《汉书》,北京:中华书局,1962,2506页。

41.汪宝荣撰,陈仲夫点校《法言义疏》,北京:中华书局,1987,125页。

42.[]吴兢编著《贞观政要》,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9页。

43.说详见廖名春《〈周易〉真精神——六十四卦卦爻辞新注新释》,广州: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2019,39-53页。

44.说详见廖名春《〈周易〉真精神——六十四卦卦爻辞新注新释》,54-71页。

45.“”,张闻玉读为”,说是。详见《张闻玉文集·小学卷》,贵阳:贵州大学出版社,2016,251页。

46.说详见廖名春《〈周易〉真精神——六十四卦卦爻辞新注新释》,3-9页。

47.金景芳师认为这一段话值得怀疑,很可能出于后人窜入,不是《系辞传》原文”(金景芳、吕绍纲《周易全解》,长春:吉林大学出版社,1989,51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