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 安徽省周易研究会 关键词找到我们!

研究会动态

扁 豆 叶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9/12/5     浏览次数:    
■ 张兆昌


大军六、七岁的时候,他家的后院里种了很多很多的扁豆。什么酱扁豆,腌扁豆,清炒扁豆丝,红烧干扁豆,一年四季吃个没完。大军还经常看到妈妈用刚摘下的新鲜扁豆叶,捣碎后,给村里人治疗虫咬疮毒,跌打损伤。现在看来,扁豆叶的背后,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

一次,大军和几个小伙伴,在小海家院子里玩蛐蛐。中途,小海跑去上茅房,大军内急,也跟了过去。小海大便后,顺手从旁边的土台上拽出几根稻草,熟练地绕成一团,说是“草疙髻”,用木榔头锤软的,当手纸用。大军感觉很恐惧,就跑回自家的茅房,和平时一样,他顺手摘了几片扁豆叶当手纸。当时,大军心想,扁豆叶,肯定要比“草疙鬏”舒服得多。从那天开始,扁豆叶在大军的记忆中,留下了难忘的印象,也伴随着大军度过了整个童年时代。

那是一个麦收的季节,大军和几个小伙伴在麦田里,捡拾落下的麦穗。傍晚,回家的路上,大军大便急了,实在憋不住,就在田埂边蹲了下去。完后,突然想到扁豆叶,没有。扭头看了一圈,也找不到合适的替代。他蹲在地上久了,腿发酸,急得满身出汗。这时,小海发现大军不见了,找了回来。问了问,随手从地上捡了个硬土块(当地方言叫“渣巴头”),抛了过来,说:用这个。

“渣巴头”?大军放在手里转了个圈,很不情愿地用了。那种感觉,比起扁豆叶,差远啦!从那天开始,大军就想着:以后出门,得带上几片扁豆叶。

上小学以后,扁豆叶有了替补队员,废弃的考卷、作业本都派上了用场。可是,大军还是觉得扁豆叶清爽、亲切。

后来,大军参军了,成为一名海军航空兵军官。扁豆叶的记忆,慢慢地在蓝天大海中模糊了。

一次,部队下去支农抗旱,大军所在部队的任务是,从山下河里担水,给山上田里的地瓜浇水。地点就在当年拍摄电影《地雷战》的一个现场,“镇妖石”附近不远的山坡上。收工后,大军感到内急,就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完后,掏遍每个口袋,他突然变得紧张起来,手纸?不知什么时候用完了。

眼前,不远的地方,一个土块,悄然出现。“渣巴头”!大军一阵惊喜,他蹲着,开始移动双腿。这时,一阵微风吹过,耳畔传来“沙沙”的声音,那么熟悉。阔别十几年的扁豆叶,突然飘飞在大军的眼前。此刻,他多么想飞到故乡,摘下几片扁豆叶来。

又一阵“沙沙”的声音传来,他回头一看,眼前一亮,夕阳的余晖正落在一片片绿叶上,那么亲切!绿叶在微风里轻轻地向他招手,大军无比激动,看着那摆动着绿叶的青藤,他叫不出名字。好像?一瞬间,他差点惊叫起来:扁豆叶!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扁豆叶的记忆,时常出现在大军的脑海中。

前不久,一位朋友准备推出一款,冲洗烘干一条龙的智能马桶,推销价是39888元。朋友要大军给这款智能马桶起个好名字,大军脱口而出:

扁豆叶。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8096405509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