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 安徽省周易研究会 关键词找到我们!

研究会动态

贪(小小说)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0/6/22     浏览次数:    

(小小说)

 张兆昌

         

甄稀时,一所知名大学的博士生。毕业后,分配在教育厅工作。上班的第二天,赵厅长下去搞教学改革试点调研,甄稀时随从。

这次调研,是研究中学课堂教学的改革方案。赵厅长听完汇报说:“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都有长足的发展。可是,教育领域里的改革步伐,好像迈得含蓄了点。你们从课堂教学入手,改变传统的教学模式,想法很好。但是,国外的经验是否适合我们,还得结合我国的实际,慎重考虑。”本来,甄稀时跟随领导下去,讨论没有安排他发言。可是,他却接着赵厅长的话说开了:

“我在国外学习时,发现那里的课堂教学很活跃,也很自由。学生可以自主选择老师听课,课堂上,允许学生和老师争执,辩论。要是不乐意,学生可以背起书包当堂走人。这对老师也是一种挑战,迫使老师要把课备好,把书教好。”甄稀时侃侃而谈,赵厅长满脸尴尬。

之后,厅里的其他几位领导,都反映甄稀时太注重自己的存在感。

不久,甄稀时被安排到办公室行政科上班,任务是协助科长做好后勤保障,车辆管理工作。赵厅长亲自陪同人事处长送甄稀时到岗,还嘱咐他:不要只顾追求自己的感觉,而忽视别人的感觉,不能压制别人的感觉。要学习他人长处,积累感悟,提高情商。

甄稀时上岗不久,就觉得身边的人,口无正言,坐无正相,和自己完全不是一路人。总感觉自己高人一等,时不时见缝插针,显摆一下自己的才华,处处刷着存在感。半年过去,他在工作上找不到任何感觉。

这天,科长要他去机场接一位来自北京的专家,这位专家是应邀来做教学改革策划的。接回客人的路上,甄稀时一会指挥司机走边道,一会指挥司机走中间道,让小车司机无所适从。司机慌乱中,车子追了尾。结果,那位专家额头上贴着创口贴作了策划报告。

行政科长很恼火,让甄稀时到食堂去管猫。

教育厅食堂的楼房是五十年代建造的,鼠满为患。干部职工经常有人反映,饭里吃到老鼠屎,碗筷闻道鼠尿骚。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行政科买了一只猫,捕杀老鼠。这只猫很敬业,是个捕鼠能手,食堂里老鼠很快没了踪影。可是,好景不长,老鼠又多了起来。原来,这只猫是只母猫,青春年少,生育能力特强。怀上小猫后,不知是母爱泛滥,还是担心伤着肚子里小猫的胎气,它就不抓老鼠了。

一见到猫,甄稀时心里就在想:我还没有谈朋友,你就生孩子了,喧宾夺主了吧!他琢磨了一下,一拍大腿:有了!

他从医务室要来避孕药,拌在猫食里喂猫。哪知,这只猫很精明,鼻子一动,就知道有药,坚决不吃。

甄稀时又在琢磨:猫再能,总能不过人吧。人可以计划生育,猫也一定可以。他想好主意,拎着猫笼,到宠物医院把老猫给结扎了。

老猫恢复了战斗力,老鼠不是被老猫吃了,就是吓跑了。甄稀时很得意,也越来越喜欢这只猫了。晚上下班前,他经常和老猫玩一会,再回家。

这天,甄稀时正在逗猫玩球。突然,窗外传来一声猫叫。玩兴正浓的老猫,抛下甄稀时,从窗户窜了出去。月光下,一只黑猫正在老猫身边蹭来蹭去。接着,又来了好几只猫,有白色的,还有花斑的,这群猫不时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甄稀时见状,心里想:我们玩得好好的,你们上门调戏我的玩伴,真是欺人太甚!他连忙从地上拿起一块石头,向那只黑猫砸去。一声惨叫,群猫逃散,食堂的老猫拖着瘸腿跑了,以后再也没有回来。

食堂里的老鼠又活跃起来,行政科长摇头叹气。

不久,厅里年终总结,干部职工竞争上岗,甄稀时被末位淘汰。待岗期间,他只能领到基本生活费。

一个堂堂正正的博士生被末尾淘汰,在厅机关上下传为笑话。

这天,一位拄着拐杖的老同志来到赵厅长的办公室,他是甄稀时的父亲,教育厅前任厅长,是赵厅长的老领导。

一进门,甄老就自责没有把孩子教育好,给组织添加了麻烦。接着,他想知道,甄稀时到底是犯了什么错误。

“甄稀时的确是个才子,恕我直言,他就是太贪了……”聊了一会, 赵厅长直言不讳。

“什么?贪?我家三代为官,两袖清风,一身正气。这一点,我绝对自信,‘贪’字,进不了我们家的大门!” 甄老打断了赵厅长的话,显得有点激动。

“稀时的确没有犯什么错误。其实,人要是贪财、贪色,真的不可怕,有法律调整,还可以批评教育。可是,贪感觉,真的可怕,比贪财、贪色可怕得多。贪财、贪色的人都知道自己有错。可这种贪的人,他可能并不知道自己错,在追求良好自我感觉时,不免伤人伤己。这种贪,总让别人感觉不爽,但又无法治理,其破坏力大的呢。”赵厅长对“贪”字,好像有着与众不同的认识。

“新鲜,一个博士生,没犯任何错误,待岗了,只拿个基本生活费,他自己消费还不一定够呢。看来,我那小孙子,别想喝牛奶,只能喝牛尿啰!”甄老心里不解。

“贪财的好管,有国法,只要发现,可以依法制裁。贪色的也好管,有党纪,可以加大管教力度。可是,贪感觉的,党纪国法都没有禁止性规定,谁都不愿管。就是有人愿意管,也无法管,想管也管不了。厅里末位淘汰制度把甄稀时边缘化了,我真的十分惋惜,又爱莫能助。”赵厅长如是说。

“新鲜,新鲜,贪感觉也成了贪。看来,当初,我力排众议,坚持自己的感觉,坚决用你,我是否也在贪感觉?按照你说的,那也是贪啰?”甄老的心里还是没有明白,甄稀时到底是贪在哪里。

“老领导,能不能听我多说两句。讲句内心话,就是没有我们这层关系,我也想用甄稀时的,博士生嘛,人才难得,厅里也是求贤若渴啊!一进机关的大门,我就让甄稀时跟着领导,学学管理经验,只要他管好自己。”

“可是,他在领导面前处处贪找感觉。放到行政科,让他学着管人,他在小车司机面前也处处贪要感觉。最后,让他管猫,他在猫的面前都贪图感觉。我知道这一切,他都不是故意的。”

“这种不自觉地处处贪感觉,建立在总让他人不愉快的感觉之上,建立在不顾全局之上。为了自己的感觉,处处刷存在感,丝毫不顾别人的感觉和存在感,对人对己都极其不利。”

“不错,他是有了感觉。可是,其他的,都找不到感觉了。”

“最后,他连自己的感觉也找不到了,因为,存在感没处刷了……”赵厅长在说,甄老也慢慢地冷静了下来。

“还有贪感觉的?”

“自己有了感觉,别人就没有感觉了? 

甄老的脑子里,在反复地转着这两个新鲜的问题。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5856912507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