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 安徽省周易研究会 关键词找到我们!

研究会动态

尺子(小小说)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0/7/16     浏览次数:    

   

 张兆昌



万老太今年90岁了,不但生活可以自理,还能穿针引线,绣花补衣。论记忆嘛,毛主席语录熟练背上20多篇,还一字不差呢!如今,万老太一家四世同堂。日子过得算是滋润。可是,最近家里一些疙疙瘩瘩的事,搞个不停,扰得老太太很烦心。其实,居家过日,哪家没有这样那样说得清又理不清,道不明却又心里明的事呢?

1942河南大饥荒,万老太当时12岁,夹在逃荒要饭的人群中来到了安徽凤阳。不久,在一个有钱的人家当了佣人。女主人见她心灵手巧又勤快,就让她学了裁缝手艺。她学艺认真、刻苦,还把尺寸绣在裤带上,上茅房时,都会捏着裤带一端去量自己腰腿的尺寸。从那时候起,她对尺子有了特殊的感情。结婚的时候,其他嫁妆她什么都没要,只要一把铜做的尺子。

那把尺子,她走到哪里带到哪里。

一晃,这个当年的逃荒女,如今成了四世同堂的老太太。

安徽凤阳,这个帝王的故乡,成就了万老太倔强的性格,坚毅的精神,随心所欲的举止。多年来,家规森严,万老太说一不二,只要她将那把铜尺移动一下,家里,连猫狗都不敢呼出大气。

可是,最近一段时间里,万老太那种近乎霸道的自信,感觉越发不如以前了。

一天下午,儿子尤伏承下班一到家,手忙脚乱地拧开水龙洗菜,又打开另一水龙淘米。一眨眼功夫,第一道菜上了桌。这时,儿媳卫心舒回来了。她看见炒菜的汤滴洒在地上,顿时,火气不打一处来,拽着正在炒菜的尤伏承耳朵,大声吼道:“看看地上,还是个家吗?耳朵都磨出老茧了,你就是不往心里去!歇,这菜,不要炒了。”尤伏承在一个劲地俯首认错。

不料,这个场面被万老太看到了。她走到香案前,看着那把铜尺,两眼放光。她把铜尺向前一推,说:“我说心舒,伏承退休了,在外做事为家不说,还得买菜烧饭。你这玩笑也开得过分了吧。”

老娘,你到里屋看看电视,没您的事,我们两口子寻着开心呢!卫心舒说着,笑着,把老太太推进了房间,万老太心里很是不爽。

卫心舒进了厨房,关上门,夺过尤伏承手中的锅铲说:“人,爱什么被什么所累。你爱吃,为吃所累。我不爱吃,不爱穿,爱干净,被干净所累。今天,我要郑重告诉你:想要一家人心情舒畅,不要只看到老娘那把尺子,今后,还得处处想到我这把尺子。” 说完,卫心舒把厨房门一带,走了。那顿晚饭,一家人吃得别别扭扭,万老太心里更是别扭起来。

没过几天,万老太的孙媳妇辛序蝉带着孩子从娘家回来,老太太一高兴,那件事也就给忘了。重孙尤疏渠出世后,孙子随公司出国做援外工程,孙媳辛序蝉带着孩子去了娘家,一过就是2年。现在孩子回来上幼儿园了,一家人围着小孩转,忙得不亦乐乎,谁也没去想家里还有什么尺子。

一天,尤疏渠大便急了,辛序蝉赶紧去房间拿坐便器。奇怪?不见了。尤疏渠在叫,辛序蝉在找。这时,卫心舒在阳台上嚷嚷:“在卫生间门后面,坐便器哪有放在卧室的。”卫心舒话音还未落,尤疏渠大便拉到了裤裆里。辛序蝉拽下屎裤子,扔进垃圾桶,在尤疏渠的屁股上噼里啪啦地揍了起来。

卫心舒在一边叫嚷:不能这样打孩子。辛序蝉气呼呼地说:“我的东西都是定位放的,一动,就找不到了,以后,你们谁也不要乱动我的东西!”

“好了,好了,都给我停下,烦死了,看你们都没大没小的 ,还有完没完?” 万老太看着香案上的那把铜尺,两眼发愣。

卫心舒没有吭声,心里想:完了,完了,看来辛序蝉那里还有一把尺子。

真是三个女人一台戏,卫心舒每天都要埋怨,什么什么弄脏了。辛序蝉每天都在叫嚷,什么什么弄乱了。卫心舒埋怨过后也就了事,可辛序蝉叫嚷同时,总要打孩子出气。

万老太经常看着香案上的那把铜尺,两眼发直。

日子一天一天在增长,尤疏渠身上的伤痕一天一天在增加。

不行,大人拿孩子撒气,这样下去,重孙会被打坏的。现在,人怎么都这么不懂规矩了?万老太在想。

不好,这样打,孙子总有一天要被打孬掉。辛序蝉要是讲究点卫生,哪里还有嘴吵?卫心舒在寻思。

不对,为了干净,为了整齐,我儿子无辜挨打,凭什么?看来,这里是容不下我们母子了。走!辛序蝉抱起尤疏渠,准备回娘家。

万老太在劝,卫心舒在拉。好说歹说,辛序蝉算是勉强留了下来。

哎呀!总不能老是这么稀里糊涂地过日子,该想想办法啦。哎,有了!有一天,尤伏承突然间来了灵感。他发现:问题出在尺子上。

这天,晚饭后,尤伏承说话了:

“老太太每天烧香磕头,还告诫我们:万事不得,反求诸己。想了没有?你们每个人手里都有一把尺子,都在凭着自己的感觉去量别人。量别人的时候,没有想到吧,别人手里也有一把尺子,也在量。问题来了,谁的尺子准确?标准又在哪里?找不到标准。我们家里,一个要干净,一个要整齐,还有一个要感觉。每个人都在说理,每个人说的都在理,每个人说的都是自己的理。争呗,吵呗,打呗。其实,又有多大事呢?最后,闹得不欢而散。值得吗?”

众人不语。

接着,尤伏承又说:“一个人,不管你在哪里生活,只要没有影响别人,怎么活都是对的。以后,都不要拿自己的尺子量别人了。”

万老太盯着香案上那把放了半个多世纪的铜尺,两眼转动。突然,万老太指着那把铜尺,郑重地说:“闹了半天,你们每人手里都有一把尺子,就我重孙子没有。尤疏渠,过来!老太太这把铜尺,今天给你了!”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5856912507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