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 安徽省周易研究会 关键词找到我们!

研究会动态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0/7/28     浏览次数:    

 

 张兆昌


                                              

从来不笑的她,向他微微一笑,故事发生了。

她叫冷莫姝,是民天建筑设计院的雕塑工程师。他叫肖埠楚,是民天建筑设计院的民建工程师。他们在一起工作将近10年,肖埠楚从来没有见到冷莫姝笑过。

一天下午,下班了,肖埠楚在加班修改“梦享花园”小区的设计图纸。因为一稿图纸征求意见后,市里领导提出“花园无花,改善设计。”的意见。

这时,冷莫姝进来了。只见她匆匆地从办公桌抽屉上拔出钥匙,歪头向肖埠楚微微一笑。肖埠楚一愣,不知所措,认识以来,他第一次见到她笑!

“冷工,有喜事吧?”片刻,肖埠楚问。

“冷阅川大学录取通知书到了,是清华。”冷莫姝脸上收起昙花一现的笑容,话语中沁透着兴奋。

“恭喜恭喜!你是怎么教育儿子的?悄悄地放了颗卫星。”肖埠楚放下了手中的活计。

“没什么,顺其自然罢了。”冷莫姝不经意地抛出一句。

“不会那么简单的,我正在为儿子发愁呢?您一定得说说。”肖埠楚象在央求,冷莫姝准备走,却又缓缓落座。

“怎么说呢?我对儿子要求很简单:穿一双鞋,走一条路,做劳动人。”不愧是设计院的,冷莫姝三句话,设计了儿子的一生。

“穿一双鞋?”肖埠楚疑问。

“是的。一年四季,儿子就穿一双运动鞋,不破,不换新的,而且只买本省生产的黄山牌。哎呀,什么进口品牌,很多都是国产贴牌的,您还信那个?搁着自家锅里的红烧鸡不吃,去吃肯德基。我才不干那事。”冷莫姝说。

“这倒也是。走一条路……?”

“从小我就给冷阅川灌输,要爱国。好好学习,将来学有所成了,报效祖国,孝敬老娘。什么?到国外学习?我想都没想过。成绩不好的,出国学习,就是烧钱,回来了,外语关甚至都没有过,忽悠谁?什么?成绩好的,去国外发展。不提这个,我不气愤,你看看,从卫星到航母,站在科学前沿的设计大师们,有几个是国外培养的?我才不让儿子干那种吃里扒外的事!”冷莫姝快言快语,打断了肖埠楚的话。

“您很有思想。让孩子做个劳动人?”肖埠楚似乎不解。

“每个人的事,得每个人自己去做。孩子上学,老师要求家长给孩子报听写英语单词,我从来不报。教是老师的事,学是学生的事,凭什么让家长掺乎?不错,孩子说过,是老师要求的。我说,老师的要求不对,家长要是不会英语,遗忘了数理化,怎么办?你爱写就写,不写拉到。后来,每次报听写的作业,冷阅川都是默写完成的。”肖埠楚听罢,觉得这个做法很好。

“上幼儿园,我让冷阅川自己穿衣服。上小学,烧饭、炒菜,他自己做,单衣自个洗。上高中,他还得帮我做事。他能做的事,为什么要剥夺孩子的劳动权利?对呀,好、坏习惯都是养成的。能做的事,从小不让他做,以后他就不会做,不想做,等着别人做。你能活过孩子吗?你死了,谁来帮他做?”冷莫姝在说,肖埠楚在一个劲地点头。

“儿子做事,您心疼过吗?”肖埠楚问。

“心疼过。一天,我夜里发高烧,烧得我在讲胡话。当时,冷阅川上六年级,我在陪读。儿子吓坏了,背起我就往隔壁医院跑。天下着雨,路特别滑,儿子踉踉跄跄中摔倒在地。他哭着说:妈妈,对不起,是我不小心……当时,我们母子俩在雨中抱头大哭。”

“孩他爸呢?”肖埠楚脱口而出。

“唉,冷阅川上二年级时,我们就分手了。”冷莫姝叹了口气。

“啊?这么多年,没有听你说。”肖埠楚有点惊讶。

“有什么好说的,不过,他是个好人。”冷莫姝说。

“好人,你为什么和他离婚?”肖埠楚问。

“好人就不能离婚吗?我最讨厌,有的人离了婚,把对方说得一无是处。我们离婚不怪他,是因为我,不会笑。”冷莫姝说出来一个奇怪的离婚理由。

冷莫姝的童年时代,少年时代,青年时代,是在一个没有自己笑容的岁月里度过的。其实,她很想笑,却不敢笑,那是因为:她的笑——象哭。

难忘的是三年级的期末,冷莫姝获得市级“三好学生”,领奖台上,她笑了,笑得那么开心!令她意外的是,热烈的掌声过后,溢出一阵异样的笑声。之后,她问了同桌同学。同学说:你不笑还好,一笑就像哭。

真的吗?回到家里,冷莫姝对着镜子,嘿嘿!哈哈!哈哈哈哈!笑了一阵子,真的像哭。

她真的想哭。

妈妈知道了,安慰她说:女大十八变,以后会变的。话虽这么说,冷莫姝心里还是不爽。十八岁那年,她经常照镜子,发现自己没有变,笑,还是像哭。这样,在遇到特别愉悦的事情时,她总是小心翼翼地控制自己的情绪,努力不让自己笑。

习惯成自然。

从那以后,冷莫姝应有的笑的权利,似乎被笑神剥夺了。人的情绪是不能压抑的。想哭,你就哭,想笑,你就笑,每个人都需要情绪的自然释放。冷莫姝做不到,慢慢地,她的心理发生了潜移默化的变化。她变得冷漠,变得愤青,变得不近人情。

大学毕业后,冷莫姝一连谈了三个朋友,都是因为她不笑而分手。她决定不谈了,好大事?不结婚就不能过日子啦!她除了看望父母,全部精力都用在工作上,连年被单位评为先进个人。

一次年终总结大会上,冷莫姝收到一个信息:冷莫妹,请你吃饭,赏个光。

“冷莫妹?这个人把自己的名字都弄错了,一定是个不负责任的人。”冷莫姝琢磨着,自语:帕斯!

那人不厌其烦地给冷莫姝发类似的信息,不象是纠缠,似乎让人感觉是诚意。

吃亏的女人,总是学不会拒绝。

冷莫姝答应了,还和他步入了婚礼的殿堂。结婚那天,喜气融灌在婚礼的现场,喜悦洋溢在亲朋好友的脸上。可是,冷莫姝脸上没有一丝笑容,这个表情一直定格在她的脸上。婆婆不乐意了:儿媳是不是对这桩婚姻不满意?姑子怀疑了:说不定弟媳心里装着别人!

生活是需要笑的。

无论老公怎么努力,也换不来冷莫姝一丝的笑意。儿子冷阅川刚上二年级,两人分手了。冷莫姝不愿意公开他的姓名,总是说:他是个好人。

“哎,说我不笑,好像很长时间,也没有看到你笑呀?”冷莫姝问。

“唉——”肖埠楚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肖埠楚曾经有说有笑,如今很长时间没有笑了。他说:实在笑不出。

肖埠楚,笑不出,是有难言之隐。儿子肖丁星出生后,他和妻子溥傅燕在对孩子教育上分歧很大,俩人经常为此发生争吵。

肖家四代单传,肖丁星一出世,肖家视如掌上明珠。孩子的食谱,按照国际配方选定,牛奶粉用天平秤核准,精确到克。喝汤、吃稀饭,要用温度计测试后再喂。别说穿衣,就连红领巾也经常是爷爷帮着带上。不喜欢做的美术课作业,肖埠楚就给代劳。家务事从来不让肖丁星沾边,小小年纪,零花钱要多少给多少,就是不要,奶奶还经常往他衣兜里塞一点。在众星捧月般的生活里,肖丁星不负众望,二年级期末考试,各门功课总成绩是全校同年级第一名。一家人在欢声笑语中,为肖丁星举办庆祝宴会。

乐极生悲。

三年级开学的第一天,肖丁星下午放学回到家里,说口渴,溥傅燕正在炒菜,匆忙倒了一杯水,递了过去。肖丁星喝了一口,“哇”的一声,吐了出来。随手把一杯热水泼向妈妈脸上,吼道:“你想烫死我呀!”此后,溥傅燕要求改变对肖丁星的教育方式。可是,家里没有一个人支持。无奈,她选择和肖埠楚分手。

不久,肖丁星迷上了打游戏,成绩一落千丈。爷爷奶奶不让他打游戏,他不但不听,还爆粗口。肖埠楚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独自租房把肖丁星带在身边,进行单独管教。表面上,肖丁星好像听肖埠楚的。其实,阳奉阴违。一次,肖埠楚出差2天,临走前,他煮了一锅饭,红烧了一大盆牛肉,要肖丁星用微波炉热了吃,还备了一箱方便面和矿泉水。肖埠楚出差回来时,发现米饭、牛肉没有动,全都馊了,那一箱方便面只剩下一包。

好不容易熬到高中毕业,高考,肖丁星名落孙山。想让他复读,担心他戒不了玩游戏的瘾。

“小东西智商没问题,交给我来调教。”冷莫姝自告奋勇,肖埠楚喜出望外。

“不就是玩游戏吗?让他玩呗。”冷莫姝说。

“什么?让他玩游戏?”肖埠楚不解。

“不放心,那我就走啦!”冷莫姝站起身。

“放心,放心,叫我怎么感谢您呢?”肖埠楚满脸感激的神情。

“冷阅川在家,闲着无聊。这个暑假,让肖丁星去我家陪陪我家儿子,就这么定啦!”冷莫姝走了,肖埠楚望着她的背影发愣。

肖丁星和冷阅川同岁,两人一见如故。

“你妈让你玩游戏吗?”“只要不影响学习,在规定的时间里收手,她就不反对。看书累的时候,我就玩玩。”两人坐在电脑旁,一边打着游戏,一边聊天。当天晚上,冷莫姝为他们做了一桌可口的饭菜。

第二天一早,冷阅川就起床了,肖丁星不好意思懒床,帮着冷阅川一起做早饭。冷阅川一边做一边说:“做饭很好学,我三岁就会了。吃自己做的饭,觉得很香。”当天晚上,冷阅川带着肖丁星做了好几个菜,说是慰劳辛苦了一天的妈妈。

第三天一早,冷阅川起床背英语,说是为考六级做准备。肖丁星找了一本书,装模作样地在一旁看。一个星期下来,肖丁星真的萌发了学习的愿望。不仅如此,他学会了做饭,炒菜,还能玩游戏,觉得这样生活很舒心。

冷阅川大他三个月,肖丁星主动喊起了哥。一天,两人打球回来,冲完澡,肖丁星换上冷阅川的衣服,两人一起把换下的汗衣洗好,晾上。肖丁星心想:原来,洗衣服这么简单。

眼看着,暑假快结束了。肖丁星在刷题、运动、家务和游戏的规律生活中,度过了充实的每一天,很开心!

一天,肖丁星对肖埠楚说:“爸,不用租房了,回去住,可以照顾爷爷奶奶,还省点钱,我会好好复读的。”肖丁星一个暑假的变化,令肖埠楚惊讶。他在心里头笑!

一天下午,下班了,冷莫姝在加班修改“梦享花园”小区门前雕塑的小稿。这时,肖埠楚进来了。只见他匆匆来到冷莫姝的工作台边,向她深深地鞠了一躬。冷莫姝一愣,发现肖埠楚笑得那么开心。

“肖工,有喜事啦?”冷莫姝问。

“肖丁星大学录取通知书到了,真的要好好感谢您!”肖埠楚满脸感激的笑容。

“恭喜恭喜!谢我什么?是儿子的正常发挥。每个人都正常了,这个社会就正常了。”冷莫姝说着,手里捏出个橡皮泥娃娃,娃娃在笑。

“冷工,我发现:您不笑,但是,您的作品,总在笑。”肖埠楚说。

“是吗?很长时间没有看到,象你今天笑得这么开心。”冷莫姝深情地盯了肖埠楚一眼。

 “我想起了一段歌词:捏上一个泥娃娃,我当爹来你当妈。”肖埠楚说着,红了脸。

“那是《送亲》里的歌词吧,不如唱迎亲呢!”冷莫姝说。

肖埠楚走近冷莫姝,拥抱了她,紧紧地,很久。

她哭了。

突然,肖埠楚愣住了。

“怎么啦?”冷莫姝问。

肖埠楚说:你的哭,像——

笑!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5856912507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