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 安徽省周易研究会 关键词找到我们!

研究会动态

万一(小小说)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1/3/15     浏览次数:    

  

■ 张兆昌

郑纯心大学毕业,应聘到医药公司做文员。上班的第一天,她遇到了一件羞涩的事。

同一办公室的同事赖品娣,隔着几个女生,来到她的桌前,问有没有护舒宝,借一个。郑纯心有点意外,上班第一天,人也不熟,就来借这东西。转而又想,唉,是人家没有把自己看外嘛!她连忙说:“有,我回个电话,马上给您。”她拿着手机出了门。

楼下,是公司药房,她买了一包护舒宝,塞进口袋。回到办公室,送到赖品娣面前。赖品娣高兴地接了过去,连个“谢”字也没有。郑纯心心想:大大咧咧的一枚。

这天,中午下班,大家拿着餐具去食堂吃饭。赖品娣摸着口袋对郑纯心说:餐券忘带了,能不能借一张。郑纯心二话没有说,把手中的餐券给了她。

一天,经理安排赖品娣和郑纯心,一起去检查下面一个门店。回来时,有点渴,郑纯心从包里拿出个苹果准备吃。赖品娣见了,说:“小郑,借个苹果。”郑纯心正准备把手里的苹果给她,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赖品娣借过的东西,记不清有多少了,从来没有还过一次。想到这里,她口不由衷地说了一句:“拿去。要,你就说要,以后不要说‘借’了。”

很长时间,赖品娣没有找郑纯心借东西了。

那是一个星期五的下午,同事们都下班了,郑纯心在看自考复习题。这时,赖品娣气喘吁吁地进了办公室。说一个同学的父亲住院,要借11000元。自己信用卡刷爆了,问能否救个急,还说发工资就还。治病救人?郑纯心忧虑了一下,从微信理财产品中调出11000元,转给了赖品娣。

发工资那天,郑纯心等着赖品娣还钱,好把理财产品补上。可是,赖品娣没有还钱,也没有提还钱的事,郑纯心有点不高兴。3个月过去,一次发工资后,郑纯心弱弱地说:赖姐,你借的那笔钱,方便还吗?赖品娣说:下个月,一准还。

一连几次“下个月还”,承诺都没有兑现。春节前的一天下午,郑纯心终于鼓足勇气说:“赖姐,快过年了,那钱不能再拖了。”赖品娣说:“同学没有还钱,我哪有钱还你?要不,我把同学电话给你,你自己要。”郑纯心说:“是你借我钱,我找你要。”正说着,办公室门开了。

“借点钱,抵着屁股要,地主黄世仁逼债似的!”赖品娣放开了嗓门。

“……”见同事进来,郑纯心怕赖品娣没面子,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春节刚过,郑纯心被借调到集团公司帮助工作。公务繁忙,她把借钱的事,丢在了脑后。

2年后,郑纯心被集团公司派往高校进修一年。中途,打过几次电话,找赖品娣要钱,赖品娣总是以种种理由逃避。年底,回家过年时,郑纯心打算找赖品娣要回那笔钱,没有想到,电话已经被拉黑。

春节期间,郑纯心带上礼品,让同事陪着,上门给赖品娣拜年。一进门,赖品娣就说:“同学的父亲走了,几次找同学要钱,她说没的还。”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当初怎么借个一万一给她?倒霉!”从赖品娣家出来的路上,郑纯心在想。

郑纯心找来两个闺蜜,商量怎样处理此事。一个说:“现在这年月,借钱,您是大爷。要钱,你就是孙子。当初,你就不应该借!”另一个说:“这种人,不要和她啰嗦了,直接上法院!”

要把同事告上法庭,郑纯心怎么也下不了这个决心。万般无奈中,在闺蜜的催促下,她向法院递交了诉状,要求赖品娣偿还借款11000元。

“借钱3年多,期间要过吗?立案法官问。

“要过多次。”郑纯心答。

“被告注意,对原告微信付款11000元给你的截屏证据,进行质证。法庭上,主审法官的声音。

“有过这么回事。”赖品娣说。

“你的还款计划?”法官问。

“是我同学借钱,我没有计划。”赖品娣答。

3年多时间里,原告13次找你索要借款,这是你们通话截屏证据,质证。法官接着发话。

13次通话是实,没有谈借钱的事。赖品娣从容不迫。

“原告,还有其他要求被告偿还借款的证据吗?”法官问。

“办公室的同事,都知道。”郑纯心答。

“证据?”法官问。

“……”

法官宣告:

原告郑纯心将11000元借款,出借给被告赖品娣,被告未按约定期限履行还款义务时,原告应在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期间内行使请求权。本案中,原告向法院提起诉讼,超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百八十八条,规定为三年的诉讼时效期间。同时,又未能举证证明,本案诉讼时效存在中止、中断的法定事由,原告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当庭宣判:驳回原告郑纯心诉讼请求。

旁听席上哗然。

人们纷纷散去,有两个人边走,边在议论:

“看来,以后借钱,还真要注意。要钱,得留个证据。”

“是啊,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回到家里,郑纯心钻进闺房,闷闷不乐。平时,她在父母面前,总是报喜不报忧。遇到不顺心的事,宁愿自己吞下一切苦果,也不想牵累家人。她一直想攒点钱,换个大点的房子,万一有一天父母老了,爬不动楼梯……唉!她深深地叹了口气。

这时,外面传来说笑声,有客人来了,是姑妈。儿子结婚,买婚房,东拼西凑的,想借1万元。

借钱???郑纯心脑海里,冒出了好几个问号。

“孩子,这年月,除了生灾害病,娶媳妇,有吃有喝,借钱都是不正常的。平时,不要向别人借钱,也不要轻易借钱给别人。”妈妈看着郑纯心异样的表情,说了这一番话。

郑纯心跟着妈妈出了房门。姑妈准备走,还说明年把牛羊卖了,还这1万元钱。妈妈说:这钱,算我们出人情的喜钱,拿去吧,不要还了。

妈妈的目光在送别姑妈,郑纯心深情地看了妈妈一眼,在想:妈,借您的双眼,让我看一下——

这人世间。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5856912507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