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 安徽省周易研究会 关键词找到我们!

研究会动态

原创快板|张兆昌:下班之后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1/4/6     浏览次数:    


下班之后

 张兆昌

 

狂风呼叫赛野马,

南海浪高一丈八。

初春的海风身上刮,

带着咸味卷着沙。

浪涛汹涌岸边打,

阵阵响声如雷炸。

风推浪,浪推风,

刮到脸,又痛又痒有发麻,

刺得两眼火辣辣。

云沉沉,黑压压,

夜雾茫茫,如同细雨蒙蒙下。

抬头不见天,

低头不见崖。

蹭蹭蹭,要是摔倒在地上,

小心磕掉大门牙。

 

你瞧瞧,东北边来了一个人,

大小伙,今年虚岁二十二。

大名叫做史路法,

海天法庭当警察。

入党转正一百天,

党徽就在胸前挂。

这一天,他下班来到礁林村,

把个盲人送回家。

返回时,天色黑,风沙大,

吹着礁石噼里啪啦。

小史他,大步流星往前走,

踢起石头冒火花。

看党徽,他心潮澎湃逐浪高,

信步走,他精神抖擞暗夜话:

小史啊,天色黑,海风刮,

要提高警惕把眼睛擦。

太平洋上不太平,

南海海面风浪大。

国际形势很复杂,

仇华势力在挣扎。

这岸礁,出入大海是必经卡,

多留心,风吹草动起变化。

别管他,天虽黑,雾虽大,

现在正好练洞察。

细辨辨,刚才风向没有变,

再看看,风浪不比昨晚大。

这风沙迷雾是朋友,

奔腾大海是邻家。

来的都是常熟客,

除了这些还有啥?

哎呀呀,一个萝卜一个坑,

自己的岗位是司法。

本职工作是要务,

何必呢?别人的题目自己来抢答。

 

浪在吼,风在刮,

突然间,呷,呷——

听声音好像是海鸭。

(白):不对!这天色黑,雾也大,

海鸭夜间还玩耍?

迈起步,刚要走,

赶紧又把脚步煞。

朝着四周望一望,

眉毛拧成黑疙瘩。

顺着礁石海边看,

隐约间,有个黑影往上爬!

小史欲起又趴下,

眼睛一眨都不眨。

约莫过了二分钟,

出现个海龟在眼皮下。

脑袋像个大腰鼓,

嚯!甲宽足有一米二。

小史看得手发痒,

伸手就要上前抓。

啊!那海龟突然立起身,

一蹦一跳象蚂蚱。

小史一见头皮炸,

抄起个石块准备砸。

转眼间,

那“海龟”丢盔又弃甲。

小史他,

看得眼睛都发傻。

(白):今天,我要看看你变的啥戏法!

那“海龟”缩成一黑影,

顺着石头往下滑。

“嗖!”小史他,空翻跳到黑影前,

大喝一声说了话:

(白):干什么的?

“啊”!那黑影发出女人腔,

就往小史怀里趴。

小史连忙退一步,

又气又急又尴尬:

():有话好好说,这么晚,来这里干嘛?

我的名叫林石画,

家住西山林家洼。

今天回娘家探父母,

大雾茫茫把路掐。

听声音,怪里怪气一番话,

上岸时,怎么丢盔又弃甲?

眼前的问号一大把,

只等着狐狸露尾巴。

(白):你的情况我清楚,

现在送你回娘家。

这人一听抓了吓,

连忙拒绝又打叉:

(白):上岸我就认识啦,

不必劳你再大驾。

你的心意我领下,

星期天请你吃龙虾。

那个人,说罢抽身要溜走,

小史他,伸手把对方手脖抓。

(白):咱们警民是一家,

何必要把脾气耍?

(白):跟我走,少废话!

一见势头不太妙,

那人把裤子往下抹。

(白):哎呀,有人调戏妇女啦!

一边叫,一边拉,

又装疯,又卖傻。

小史气得直咬牙,

拳头攥得咯喳喳。

那人假装提裤衩,

“呼”的一声把匕首拔。

说时迟,那时快,小史闪身一反手,

夺下匕首要擒拿。

那人转身倒在地,

翻滚就在一刹那。

抓起石头跳起身,

朝着小史脑门下。

小史闪身一脚踹,

那家伙,身一歪,手一松,石头正好把自己砸。

只听“哎吆”一声叫,

小史上前一把抓。

“呼”地抓下个假发套,

露出一个秃脑瓜。

上前一个灌风耳,

那家伙,瘫在地上象泥巴。

(白):变海龟,变妖女,看你还能变个啥!

 

小史准备来问话,

突然间,一阵脚步齐刷刷。

他又是惊来又是喜,

原来是,缉私警行动在侦查。

打击走私联合抓,

走私冻品联手打。

近年来,海参燕窝和鱼虾。

供货商,躲在印度尼西亚。

中越边界偷入境,

绕过海关脱关卡。

缉私警,迅速联合分批动,

目标人物均被抓。

只是当地联络员,

时隐时现太狡猾。

踏破铁鞋无觅处,

哇!

就在史路法铁脚下!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5856912507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