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 安徽省周易研究会 关键词找到我们!

研究会动态

半路夫妻(小小说)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1/4/28     浏览次数:    

半路夫妻(小小说)

 张兆昌


天刚蒙蒙亮,傅仕箫醒了,他在床上翻来滚去,睡不着。

妻子蔡醉眉烦了,埋怨道:“在想什么心思?不睡,就起来!”

傅仕箫说:“傅有尘大学毕业三年了,刚谈个朋友,婚房……”

“婚房怎么啦!孩子的事情,他自己解决。”蔡醉眉打断傅仕箫的话。

“我是想,你红顶公馆那套房子……”

提起红顶公馆的房子,还有段故事。

那时,离婚不久的蔡醉眉,在给傅仕箫的装饰公司代账。听说傅仕箫也离婚了,就走近了他。不久,俩人陷入热恋中。当时,红顶公馆的房子刚开盘,蔡醉眉看上了一套,是为女儿准备的。想买吧,资金不足。傅仕箫知道了,心想:一个女人,离婚带着孩子,想着孩子,还为着孩子,这个女人一定是个不错的女人。至少,是个责任心强的女人。于是,慷慨解囊,借了60万给蔡醉眉,让她买下红顶公馆那套房子。

当年的两个恋人,成了半路夫妻。

结婚领证那天,蔡醉眉对傅仕箫说:“重组家庭,要想过好日子,必须斩断婚前的关系。以后,我女儿钟桂妩,要是进我们这道门,你就打我的脸。你儿子傅有尘,也别来搅扰我们。想好了,就办证。”傅仕箫点头答应。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傅仕箫的装饰公司,如今,只剩下个空壳子。税务报表,每年都是零申报。儿子的婚房,还真的成了他的心事。

“你,是在打红顶公馆那套房子的主意?”蔡醉眉钻出被窝,披了上衣。

“唉,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啊!”傅仕箫叹了一口气。

“红顶的房子,借给你儿子结婚,可以。不过,亲夫妻,明算账,这是我的婚前财产。哪天,我女儿要是结婚……”

“红顶房子,还是我钱买的,对吧?”傅仕箫打断蔡醉眉的话。

“错!是我借你的钱买的。我欠你60万,房子是我的。”蔡醉眉说。

“借的钱,你也没还。要不?钱,我不要了,房子给傅有尘结婚。”傅仕箫说的似乎也在理。

“做梦娶媳妇,你尽想好事!今非昔比啦!这房价,当初是6千元一平米,现在是26一平米。你要房,也可以。按2万元一平米,把钱给我,我再给女儿准备一套房子。26一平米,只要你付2万。6千元,付你利息,够了吧!”蔡醉眉不愧是个代账出身的,说得傅仕箫目瞪口呆。

“我承认,你讲的都在理。不过,太残酷了!中国人,我们这一代人,恐怕没有多少人能接受。”傅仕箫倒吸一口凉气,说着,拨打起房介的电话,他打算把蓝领公寓的小房子卖掉。那套小房子,是当初开发商欠他水电装饰款,抵债的。

“你卖蓝领的房子?”

“卖了,添点钱,给傅有尘买个婚房。”

两人一问一答。

“你还有私房钱?”蔡醉眉皱着眉头。

“借嘛,有婚前个人财产,就不能有婚后个人债务吗?”傅仕箫说。

“不错,蓝领的房子,是你婚前个人财产。不过,你要是卖,卖了钱,那可是我们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进的账吆!说白了,是夫妻共同财产,你懂吗?”蔡醉眉在说,傅仕箫穿衣出了门。

付仕箫坐在一家律师事务所。

“我个人婚前这房子,打算卖掉。卖的钱,是夫妻共同财产吗?”傅仕箫问。

“从法律角度讲,一方的婚前财产,是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

“我是问,卖掉房子的钱。”傅仕箫正了话题。

“卖房钱,做什么用?”律师问。

“买房子。”傅仕箫如是说。

“哦,换房子。卖了婚前你的那一套,现在重新换一套。”律师在说,傅仕箫在点头。

“你卖婚前房子的钱嘛,应该归你。”律师说。

“应该?如果打官司,我肯定赢吗?”傅仕箫说。

“民法典并没有明确规定,出卖婚前个人房子的钱,就必须归某个人。我的答复,是我个人的理解……”律师在说话,手机铃响。傅仕箫摁了手机,挥挥手,起身出了门。

他,回家了。

刚进家门,手机铃声又响了,是儿子傅有尘打来的。

“什么?女朋友,一起来家里看看,别,别!你等等……”傅仕箫语无伦次。

话音没落,电梯门开了。

傅有尘的胳膊上,挽着个眉清目秀的姑娘,两人笑嘻嘻地进了门。

蔡醉眉迎了上来。

啊!她大惊失色。

姑娘是宝贝女儿钟桂妩。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5856912507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