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 安徽省周易研究会 关键词找到我们!

研究会动态

死相逢(短篇小说)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1/7/14     浏览次数:    

死相逢(短篇小说)

 张兆昌


天色,渐渐地暗淡下来。施涧香拖着沉重的双脚,走到了石豹山的山腰。眼前,是一排破烂不堪的房子,斑驳的水泥墙上,隐现个硕大的“武”字。房子的门窗没了,地上是一些陈旧的矿泉水瓶和落叶,看上去,像是个废弃的武术学校。

施涧香在没有门的门前停下脚步。

眼前,一颗古老的黑松,被劈成了两半,劈开的地方是焦糊的黑色,像是雷劈的。哦,武校的人是被雷吓跑了,施涧香猜测。劈开的那一半,耷拉下来,下方是一块大石头。

唉,夏天了,雷,今晚再落这里,该有过好!施涧香下意识地抬起头,天上的繁星在枝头间眨着眼。唉!她又一声叹息,斜靠着黑松边的石头,坐了下来。

一阵耳鸣,她的耳边响起歌声: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伴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天上的星星流泪,地上的玫瑰枯萎,冷风吹 冷风吹,只要有你陪……是女儿的歌声。她一阵心酸,却又很快恢复了平静。她仰望着天空自语:宝贝,当你想妈妈的时候,就看看天上,头顶上那颗最亮的星星就是妈妈,妈妈在天堂祝福你快乐平安!

施涧香立起身,站在石头上,从腰间解下长长的裙带,向耷拉的松干抛去。突然,隐约传来一阵哭声。施涧香从石头上滑了下来,躲在树干的后面。这时,一个白色的影子,飘了过来。施涧香一个寒噤,身上起了鸡皮疙瘩。那白影飘到黑松边的石头上停了下来。啊!是个人。那人把绳子样的东西向树上抛去,娴熟地打起结,身子在向上伸……“干什么!”施涧香本能地吼叫起来。“啊”的一声,那人瘫倒在地上。

人,死都不怕,还怕什么呢?施涧香来到那人身边,是个女的。竟然在赴死的路上和自己选择了同一地点,缘分啊!

两人恢复了平静,开始聊起天来:我叫晋消贤,出生后被遗弃。养母脾气暴躁,对我养父稍不如意,动手就打,养父从不还手。我特别怕养母,她打我时,还不准别人拉。小时候,她只要对我一吼,我就尿裤子,经常恨她。养父受不了,就和她离婚了。

离婚后,养母没有再嫁。我觉得,她也不容易,整天忙忙碌碌的,照顾着我。慢慢地,我开始同情她了。高考落榜后,我开了个土菜馆。期间,和经常来吃饭的肖中荡结了婚。肖是单位的保卫科长,有他,我很有安全感。自己暗暗发誓,婚后要对他好,对孩子好,做个贤妻良母,让家人感受到母爱。

女儿降生后,一家人非常高兴。我那虎豹脾气的养母,不仅没有打过孙女一巴掌,还不让我们打。那时候,用快乐无比来形容我们一家,一点也不过分。可是,好景不长。


肖中荡有个同学,外号“猫子”,喜欢吃鱼,经常带客来我们土菜馆吃鱼。一次,他喝过酒,把我叫到一间没人的包厢,要谈件事。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就答应了。一进包厢,他对我动手动脚,我很讨厌,开门出去了。回到家,把这事告诉了肖中荡,告诉他不要和这样的同学往来。老公听罢,大发雷霆。说,苍蝇不叮无缝蛋。还一再追问,关系到底发展到什么地步?我有口难辨。 

后来,“猫子”一如既往带客来吃饭。我是开饭店的,总不能逐客。奇怪?每次“猫子”来的时间,肖中荡都掌握得分秒不差。然后问我,“猫子”今天来了没有?我怕他多心,就说没有。他拿出证据对我指责、侮辱、谩骂。我在想:肖中荡怎么搞得那么清楚呢?是不是店里有他的耳目?不像!有一天,趁他睡着的时候,我从他的手机里发现,他在土菜馆里安装了针孔摄像头。

我们彼此的信任,轰然崩塌了!不断的争吵中,他对我动手,每次下手,都是那么狠!

那一次,“猫子”又来店里吃饭,肖中荡借故对我大打出手。我那虎豹脾气的养母说:“中荡,不要打了,只怪我没有养到好女儿。”肖中荡恶狠狠地说:“不是好女儿,就得打!”我被打骨折,住院两次,最后,离婚了。

不久,女儿高二辍学,和男友闪婚,闪离。我们一家三个女人,不,三个寡妇,经常抱在一起痛哭。

事情并没有结束。


离婚后,肖中荡每天检查我的行踪,家里、车上、包上,到处都是他安装的电子监视器。我每时每刻都生活在沉重的压抑中,喘不过气来,真的不想活了……

晋消贤在啜泣,片刻,她擦了擦眼泪,问:“你,来这里干嘛?”

“和你一样,想死。”施涧香有气无力地说起了一段经历:上大学时,父母就走了。大学期间,和同校同学柔俗石建立了恋爱关系。毕业后,我到设计院工作,柔俗石继续考研。我认准他是个人才,每月的工资,首先拿出来满足他学习和生活的需要。

柔研究生毕业后,我们结了婚,他也有份很好的工作。可是,他并不满足,辞职下海,一直做到监理公司总经理的位子。我们的女儿快满月时,因工程的需要,他去了武汉。开始,每星期回来一次。后来,一月回来一次。之后,回来更少了,甚至大半年都不回来。偶尔回来,除了逗逗女儿,根本不和我亲热,我简直就是个外人。

难道他在外面有情况了?我不敢这么想,也不愿这么想,干脆不去想。可是,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一天下午,我从幼儿园接回女儿。晚饭后,女儿睡了。这时,手机里有个微信名是“黑果冻”的,要加我微信,还说柔俗石在外面生儿子了。通过了“黑果冻”的微信,她发来一些和我老公不雅的照片,说是她和柔俗石曾经热恋的记载。接着,发来一个小男孩的一周岁照片,说是柔俗石和另外一个女人生的。看着看着,房子旋转起来,我晕倒在地,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时,我全身发抖,痛不欲生。冷静下来后,猜想:这大概是“小四”在告“小三”的状。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5856912507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